山间游乐场——观展记

第一次看山间游乐场之前其实本能的有一些预设,贫困农村、支教、儿童、一些黑白摄影,这些外在的标签很容易给人一些预设,毕竟这样的摄影和展览不算是个冷门的主题。那天我在沙坡尾听个现场,去早了就顺道看了展,第一次和羊聊天还玩了个小游戏。睡前我和我老婆说,羊这个展很不一样,类似的展,要么从艺术出发,卖书、卖票、卖摄影;要么做公益慈善,引起公众关注后,做一些募捐的活动。可是羊的展览这两样都不占。我只好粗略地做

- 阅读全文 -

死亡笔记(一)

大年初六后,父母一起来到我所居住的城市呆了一段时间。为了让父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不那么无聊,在某天晚上我挑了自以为比较适合长辈看的《芳华》和父母在家中一同观看。看到男主参军的战争场面时,有几个镜头拍摄了血肉横飞的场景还有军人残肢断臂的特写。在芳华中的血腥镜头还算是比较有节制的。不过这时父亲突然用手遮住双眼说道“不看不看,这个没意思”。我并没有过于在意,心想很少和父亲一起看电影,原来父亲对血腥场景接

- 阅读全文 -

The Fur.厦门站

最近一直都在不停地出差和项目中度过,好久没拿起相机,书也总是看了一半,回到家只想瘫倒,以至于都没有想到,已经到了夏天的尾巴了。在这个南方城市,夏天总是要到9月末夏天才会结束。但以从少年时代培养出来的感受来说,8月末,暑期结束,无疑就代表着夏天的完结了。百无聊赖的,总是后知后觉的,夏天。直到我在台湾乐队The Fur.的现场,久违的花草系indie pop,吉他带着青春情绪的声线,梦幻青葱的合成器,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