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诗

国庆期间的老家,外面阴沉的天,下着小雨。从小学三年级就生活的房间,家具和摆放的方式都没有变过,书架上是一堆我的书。唯一的变化是桌面上父亲用来办公的电脑与一些材料。我在下午3点多钟疲惫地睡着,进入离奇而壮美的梦境。梦中的我梦着梦,拿起笔,记录下这些神秘的时刻。那些语句迸发出来,好像那些消失已久的言语和感受又重新回来了。我努力想要记忆我在梦中写下的诗,却动单不得;想拿起手机记下,却害怕屏幕的光亮会驱散

- 阅读全文 -

山间游乐场——观展记

第一次看山间游乐场之前其实本能的有一些预设,贫困农村、支教、儿童、一些黑白摄影,这些外在的标签很容易给人一些预设,毕竟这样的摄影和展览不算是个冷门的主题。那天我在沙坡尾听个现场,去早了就顺道看了展,第一次和羊聊天还玩了个小游戏。睡前我和我老婆说,羊这个展很不一样,类似的展,要么从艺术出发,卖书、卖票、卖摄影;要么做公益慈善,引起公众关注后,做一些募捐的活动。可是羊的展览这两样都不占。我只好粗略地做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