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的老家,外面阴沉的天,下着小雨。从小学三年级就生活的房间,家具和摆放的方式都没有变过,书架上是一堆我的书。唯一的变化是桌面上父亲用来办公的电脑与一些材料。我在下午3点多钟疲惫地睡着,进入离奇而壮美的梦境。梦中的我梦着梦,拿起笔,记录下这些神秘的时刻。那些语句迸发出来,好像那些消失已久的言语和感受又重新回来了。我努力想要记忆我在梦中写下的诗,却动单不得;想拿起手机记下,却害怕屏幕的光亮会驱散记忆。我终于下床,这时几乎没有天光了,我在昏暗中拿出笔和纸,凭着感觉开始书写。可是记忆已离我而去,那些在梦中粹炼的语句已经消逝,我努力写下的不过是空幻的感觉。写罢我空坐在书桌前,这个我熟悉的房间几乎快被黑暗吞没,只余窗外寂静的雨声。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受,自中学时代结束之后,我便很少在这里生活。现在的生活与工作的种种问题已使我越发疲惫,也许久没有提笔写诗。让我焦虑和警觉的是,我的感受能力在不断下降。那些细微,那些神秘,那些感官,似乎都离我远去。在自己新房子的空气里,似乎也并不存在诗意的灵魂。这使我非常沮丧。而今天,就像那时无数混沌不清的日子,回到这间老房间里,似乎有东西降临,我没抓住,但它真的来了。

就像窦唯歌词中所描述的那样,那些日常生活中的鸦片,使人变得麻木与执妄,使我们的精神蒙尘。而在现代,林则徐这样的英雄还会降临么?

雨吁 窦唯

潸浩饫泪
肓诜君众
弆殇落
雨吁
症悻祟意
诩诤朗斡
惶瞠目妄惊喜
几或言勖
令旺书筲笙筝
邀舞
绍暮
影音遮雾
须校士噤讳猖
徒呜呼
待晰楚
置众处

雨吁 颜峻(译)

泪水如倾盆大雨 浩荡涌出
只为病中的众生君子
他们都躲藏起来 可悲地消失
雨水 像叹息——
这病症 这怨恨 是神鬼的意志
是狂妄者引发的争执 与自我的争执
未来是未知的 已经谈不上惊与喜
但也或许有希望一息尚存
让书本 竹器和音乐
能带起舞步
林则徐大人啊
如今感官蒙着迷雾
需要你匡正人的疯狂自大
而一切感叹 也都将徒劳
且等待黎明吧
等待它降临在人间……